2012/11/29

天氣‧末日‧新聞

2



天氣忽冷忽熱,數天間便經歷了春夏秋冬。
每次我投訴冬天太冷,愛人就會告訴我,
熱帶地方的人倒很羨慕我們四季分明。
(嗯,人類總是傾向羨慕別人的生活)
但我其實一直好想移居熱帶地方,
不是因為我特別喜歡夏天,
只為我特別怕冷,
而且我的冬天衫總是不夠。
(冬天的衫太貴,我捨不得買,於是多年來都是穿著那幾件舊衣)

倒數預言中的世界末日,
還有二十多天。
兩年前問我想不想世界末日,
我毫不猶豫回答想。
一年前問我信不信世界末日,
我信,但希望這不是我們這一代所遇到的。
此時此刻再問有關末日的問題,
已經不是想不想、信不信的問題。

現在的新聞光怪陸離。
每天看新聞,心情難免變得沉重。
這個世界充斥著荒謬得令人恐懼的事情,有時候乾脆不看好了。
女兒出世以後,每逢看到有關女孩的新聞我總是特別難過,
每次看到小女孩被虐待,總能輕易觸發我的淚點。
想一想假如受虐的是我女兒,我心痛得要死。
怎麼可能有人對稚女下得了手?
在新聞中看到有人死了,我們未必有特別感覺,
直至報導寫出死者生前的點滴,我們才開始有感受,
噢,原來死者背後有這樣的故事。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故事,
沒有誰比誰更動聽。
新聞天天有,
看新聞的人流下的同情之淚稍縱即逝,
明天又有新的新聞。

2012/11/22

所謂命運

0



所謂命運
就像
石級上坐著一個又一個的冰人

有的面向燦爛陽光
不一會倒下
化成一灘冷水
再然後蒸發掉
不留一點痕跡

有的置身暗處
冷眼看著同伴逐吋融化
明白自己不過苟延殘喘
宿命難逃

冰人被動
任人擺佈
置身的位置決定了生命的長短

人類主動
選擇自己要走的路
但人生早在出生那刻已經定調
說好的選擇呢?



圖片來源:
http://grd401.files.wordpress.com/2012/06/meltingpeople1.jpg
http://grd401.files.wordpress.com/2012/06/meltingpersongirl1.jpg



2012/11/7

《響在耳邊,近在眼前》:生活仍然是美好的

0



好繞口的戲名,《響在耳邊,近在眼前》(Extremely Loud & Incredibly Close)好難令人記得住,台譯《心靈鑰匙》似乎更易記,但是沒有特色。

導演之前拍過的《舞出我天地》(Billy Elliot)、《此時此刻》(The Hours)及《讀愛》(The Reader),都是出色之作,這一齣講911遇難者家屬如何走出喪親之痛的電影,及不上之前三部電影,前段略嫌節奏過慢,但是後段感動位十分動人,挽回不少分數。

《響》以一個十一歲的男歲做主角,他的父親於911事件中無辜喪身,父親生前經常與他玩尋寶遊戲,定下任務要他完成。父親死後兒子一直不能釋懷,一年後他鼓起勇氣走進父親的衣櫃,發現一條鑰匙,認定這是父親給他最後的任務,於是他決定找出與這鑰匙相配的鎖。
因為有匙就有鎖,只要找到那個鎖,就能知道鎖後的秘密。

不管父親留下甚麼秘密給他,不管尋鎖行動有多不可能,他注定要踏上這次征途,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面對自己的軟弱和遺憾,迎向未來。

我喜歡這樣的故事設定(療傷系一直是我杯茶),但電影拍得感染力不強,早段主角一直是個不討好的人物,我原本預期主角逐家逐戶尋鎖會有更大的互動,結果只是輕輕帶過。

與主角最多對手戲並不是主角的父母,而是啞巴租客,啞巴成為主角的最佳傾訴對象,由他陪主角一起尋鎖到身份揭破,為主角帶來勇氣面對陰影(例如乘搭交通工具,主角在911事件後一直不敢乘搭交通工具,出門甚至帶備防毒面罩),同時揭開主角一直所逃避的秘密。




《響》的結局共有三個轉折位,父親的電話留言是其一,然後是那條鎖匙的緣由,而真正的驚喜來自第三個轉折,與主角關係疏離的母親讓我差點忍不住落淚。

正正因為結局的多重轉折,令這個故事顯得更動人。

有匙有就鎖,有因自有果。

《響》沒有解釋911的原由,事實是許多悲劇的發生也未能追溯源頭。這個世界不是故意以你為敵,要你為難,事情發生了也只能面對。試著釋懷,試著接受,那需要時間,更需要契機(我試過因為一個夢而釋懷)。尋一個鎖,哭他一場,找人傾訴,寫一些文字,去一趟旅行,吃喝玩樂瘋狂購物,總有一個方法能夠讓你走出陰霾。

然後,你會發現,生活仍然是美好的。
----------------------------------------------------------------------

官方故事大綱:
《響在耳邊 近在眼前》根據莊納頓沙芬科亞的暢銷小說改編。電影講述11歲的奧斯卡舒奧爾在爸爸的遺物裡找到一條鑰匙,為了尋找與鑰匙相配的鎖,而踏上了旅途。在爸爸因世貿中心恐襲喪生後一年,奧斯卡決定去尋找爸爸留在世上的唯一信息。他的尋鎖之旅帶他走訪了紐約市五個城區,在旅途中遇上了各式各樣的人,逐步找到自己與逝去的爸爸、疏離的媽媽,以至整個紛擾的世界之間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