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9/29

《國定殺戮日:大選狂屠》

0


今年是選舉年,所以《國定殺戮日》來到第三集,以總統選舉為主軸,似乎特別吸引。

國定殺戮日是美國每年有一晚12小時任何罪行都變得合法,殺人放火也不用受罰,甚至有旅客專程到來參與殺戮,而政府甚至認為人死得不夠多,所以直接參與其中,只為清除政府眼中的"垃圾"。

第三集講述經過多年國定殺戮日後,漸漸有聲音取締這項措施,兩位總統候選人一個支持一個反對,就在這個殺戮之夜,其中一名總統候選人成為刺殺目標,四周危機四伏,步步驚心......

以戲論戲,第三集及不上第二集那麼好看(我沒看過第一集)。第二集有一種人人自危和弔詭的氣氛,而第三集以保護一個重要人物為主線,過程保持刺激,但實在沒多少新意。


2016/9/28

關於問卜這回事

0


友人把餐桌擦拭乾淨,拿出淨化噴霧噴灑桌面及自己後,攤開色彩斑斕又富異國情調的布,小心翼翼地取出天使牌輕敲、默念祈請,再在布上嫻熟地洗牌、鋪牌,然後讓我抽牌。

友人說,天使牌都是正面的,放心抽吧。

對天使牌和塔羅牌毫無概念的我而言,抽中甚麼牌不過是一個概率,不抽牌肯定相安無事,但抽出負面的牌卻會令人情緒不安,所以只有正面的牌可消除我的憂慮。

天使牌旨在提供訊息或指引,而我得到的指引有點莫名其妙,但循著字句似有若無的線索總能投射到現實生活中,畢竟是有經歷的人,不管抽中哪一張大概也能覓得天使指引的棲息之處。

既然抽過天使牌,那再抽塔羅牌吧。友人拿出塔羅牌時,我努力思索,到底該向塔羅牌提出甚麼問題呢?天啊,我的腦海空空如也,對於人生,我甚麼問題也沒有啊。

此一時彼一時,我也有過熱衷於求神問卜的日子,當時祈求上天給我一個答案,正面也好,負面也好,就告訴我確實的答案吧。由於答案不會從天而降,所以每次聽說有超準的算命師便探個究竟,可惜不管我接觸多少個算命師,都只能得到模稜兩可的答案。

我不否定真有命運這回事,卻沒有一個算命師能窺看我的命運之書。我漸漸明白到除了我自己,沒有人能給我答案,於是我勇往直前,堅持走我認為正確的路,直至得到答案為止。我傾向相信,那是我堅持的結果,而非單純命運的安排。

心有所求的人才會求神問卜,當下我並無所求,而最困擾我的問題不過是外幣匯率波動,我該甚麼時候兌換外幣以備數月後旅行之用?

友人聽到我的問題,差點沒跌倒。最後我還是問了一個關於自身的問題,塔羅牌準確地還原我目前的狀況,我無法解釋所抽的牌跟現實脗合的概率,雖然解讀時無可避免地自動對號入座,但我欣喜連塔羅牌也顯示我生活美滿。

我繼續懷著感激之心生活著、幸福著。

2016/9/27

我曾經也想成為商界女強人

2


《歡姐當自強》(JOY)電影拍得不過不失,倒是背後的真人真事令人鼓舞,看這種電影總令人振奮。

一個單親媽媽憑著信念製作地拖,失敗了也不氣餒,堅持信心直至取得空前成功,後來搖身一變成為商界女強人。

那是一個還有電視直銷的年代,現在連電視也開始式微了。

小時候我也想成為商界女強人,但這個願望似乎離我越來越遠。其實我知道要實現願望永遠不會太遲,但是我的行動力不足,所以注定繼續望天打卦。

2016/9/26

閱讀速度緩慢

0



閱讀速度緩慢,大概只能一月一書,上半年書看得特別少,這兩三個月急起直追,終於看完第9本書,勉強維持到一月一書的目標,剛剛看完E.C. Myers的《Fair Coin》,科幻小說,好看。這本一定要重點介紹。

看書看得這麼少,其實真的要嚴選才行,否則會浪費看書的配額。

看看本年的已讀清單,咦,今年竟然還沒看過伊坂幸太郎的小說,明明還有好幾本未看啊。

好,下一本就要再看伊坂幸太郎的書啊。

PS. 其實每次看完一本書也想寫讀後感,好,現在積壓了5本未寫。還有濟洲遊記。還有一些電影想寫。哎,好想快點清掉這個想寫清單。人生要清爽啊。

2016/9/23

《連續殺人鬼青蛙男》:如果殺人不用負責任

2



這是一本以獵奇式殺人事件為包裝,實際探討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的推理小說。

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所指的是:心神喪失者因無責任能力,不予處罰;心神耗弱者因其限定責任能力,得減輕其刑。

精神病患者因為心神失常而犯罪可以不罰,這樣的法律多少引起爭議,多年來也有許多以此為題材的電影、小說,畢竟那條界線很模糊。

精神犯是一例,少年犯又是一例。每次看到少年殺人放火的新聞,明明罪犯滔天,將受害人害得很慘,但因為未夠刑事歸責年齡而得以輕判甚或毋須負責任,我就會恨得牙癢癢。天底下竟然有這種不公義的事,竟然有人毋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簡直是人神共憤。

回歸正傳,《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描述多宗獵奇式殺人事件,兇手每次行兇手法不同,但都以留下字條,筆跡童稚,內容視死者為玩物。因為兇手稱呼死者為青蛙,所以媒體稱呼兇手為青蛙男。

兇案接二連三發生,但死者之間毫無關連,警方對兇手全無頭緒,媒體認為兇手是精神病患者,群眾迫警方交出曾犯案的精神病患者名單,當中又牽涉到病患的私隱問題。

老實說,小說看到中段有一種捱的感覺,不夠緊湊是死穴,雖然不斷出現死者,但警方查案過程不夠吸引,沒有很強烈的追看性。然而,結局總算帶有驚喜,逆轉再逆轉的結局令讀者驚訝連連,兇手的行兇動機是否合乎情理真是見仁見智,但作者企圖藉著小說探討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的用心還是值得深思。

個人立場,不管行兇時的精神狀態如何,一個人還是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即使說因精神失常而受罰很殘忍,但對受害人來說,無辜被害更是殘忍。誰又能為他們討回公道?

書名:《連續殺人鬼青蛙男》
作者:中山七里
譯者:林美琪
出版:瑞昇
日期:2015/5/27

───────────────────────
官方故事大綱:
今天,我抓到了一隻青蛙喔。
  我把牠放進盒子裡一直玩一直玩,
  然後就玩膩了。後來想到,
  乾脆把牠弄成布袋蟲的樣子吧。
  就在牠的嘴巴裝上鉤子,吊在高高的地方吧。

  上顎被勾子勾住,懸掛於大廈十三樓的一具全裸女屍。旁邊留著一張筆跡如小孩般稚拙的犯罪聲明。這是殺人鬼「青蛙男」讓市民陷入恐怖與混亂漩渦中的第一起凶殺案。

  就在警察的搜查工作遲遲無進展時,接二連三的獵奇命案發生,造成整個飯能市陷入一片恐慌絕望,進而引起暴動……。搜查本部一邊參考精神醫學界權威的意見,一邊雄心壯志地展開調查,然而,「青蛙男」好似故意嘲笑警察地一再犯下無秩序的慘絕人寰惡行。

  把人命當兒戲的青蛙男到底是誰?他的目的是什麼?
  滿腔熱血的菜鳥縣警古手川有辦法將他繩之以法嗎?!
  繩之以法,然後呢?
  令人戰慄而不忍卒讀的真相!
  乍看本書,會以為是典型的精神系懸疑小說吧!
  但是,評審委員茶木則雄認定本書作者的企圖絕不止於此:
  「一再翻轉的情節大逆轉也好,隱藏於殘虐事件中的深遠主題性也好,富可讀性的劇情鋪陳也好,品質之優,皆足以與海外優秀的精神驚悚作品相抗衡。」

  作者中山七里,右手優雅彈奏著勵志療癒的鋼琴曲,左手卻猛然一推,讓讀者反應不及而墜入戰慄的深淵。

  這本《連續殺人鬼青蛙男》,承載著本書譯者對受難主角的心疼悲憫,讓編輯L籠罩在不敢落單行走的恐懼感,讓編輯K對結局以怒濤洶湧般的氣勢逆轉大表驚嘆,讓編輯E對群眾暴力的正當性抱持質疑,讓編輯S對人性的難以捉摸重新思索,讓編輯T闔書之後「眼淚自己跑出來」……

  總之,多重觀察面向、各種複雜情緒,等著與您分享。


2016/9/20

跌倒之後

2


現在雙掌微痛,提醒著我今早天雨路滑時整個人跣倒在地上的狼狽。

但我還是慶幸,我整個人跌坐在地上時,尾龍骨沒有著地,否則本來尾椎就有問題的我,肯定不能這麼輕鬆地打這段文字。

尾椎在六年前開始受傷,久坐會痛。當然有看過醫生,所費不菲,但沒有痊癒就是,而我也習慣了跟尾椎的痛共處。

五年前懷孕時因為有充足的臥床休息時間,尾椎問題竟然得到改善,日常生活沒有大問題,只是不能坐質地柔軟的椅子,而睡覺如果長時間平躺也會壓痛尾椎,這時只要側身繼續睡就沒問題。

其實我已不敢奢求會有完全康復的一天,畢竟這是我可以接受的小困擾。

有時意外就是會突如其來地發生,能夠安然無恙爬起來,就算跌倒過也不算甚麼啊。 


2016/9/14

命中注定的情書

8


所有愛情在發生之後,皆能以命中注定作定義。“命中注定”四字一出現,猶如施加了魔法,將平淡的戀愛關係變得意義非凡,像《西遊記之仙履奇緣》中紫霞仙子對至尊寶說,“這段姻緣是上天安排的,你說我怕不怕?”至尊寶回答:“上天安排最大嘛。”

上天安排無法抗拒,於是命中注定的戀人,毫無懸念走在一起,不論是否需要經歷驚濤駭浪,兩人總能排除萬難你手牽我手,至於恩愛甜蜜是否能延續到生命的盡頭,已然超出上天安排,端看二人的相處。愛情是兩個人的課題,一起用心經營,攜手邁向共同目標,甘苦與共,沒有任何藉口,相愛到底從不容易,卻也沒那麼艱巨。

如此這般,我們接受上天安排的姻緣,已一起走過7305天。

以果推因,兩個人走到相戀的一步,處處暗藏命中注定的寓意,順手拈來都是緣份的奇妙牽引,不管是一場小病讓命運交錯、一本漫畫讓眼神重疊、一個笑話令距離拉近,抑或是一齣電影令心跳加速,統統導向二人的戀愛結果,所以不用追問為甚麼是你和我,而不是他或她,正如《紅樓夢》中賈寶玉所言:“任憑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

兩個人要相愛,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牽紅線,這是所謂的命中注定,像是被動,卻是人生中最華麗的一次冒險。

時光倒流到20年前的那一天,《情書》中的博子在雪地中大聲呼喚著藤井樹:“你好嗎?我很好。”我在這裏呼喚著20年前的女孩,你好嗎?我很好。我真的很好,現在的幸福快樂無與倫比。這7305天走來,當然不是天天愉悅,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問題需要克服,但每突破一關,感情更牢,愛得更深。我依然是我,只是一個更快樂的我,所以放膽去愛吧,沒有甚麼需要畏懼。

如果活得夠長命,說不定以後還會共度三個20年,所以剛過去的20年只是前菜,往後還有更豐盛的主菜和甜品,每一天都是愛的累積,多令人期待啊。


2016/9/13

《Lost Girls》:兩個只能活一個

4



看到《Lost Girls》的故事大綱後,非常有興趣,當時發現還沒有翻譯成中文,本來就打消閱讀的念頭,但過了幾個星期依然念念不忘,於是便在Amazon下載了這本電子書,雖然已經很久沒看英文小說,但還是極速看完這本小說。

綁架是電影和小說的常見題材,因為太常見,要產生新意實在不容易,而《Lost Girls》的設定則令人看到簡介就感到揪心:兩個女孩被綁架,只有一人會獲釋。誰支付較高贖金就能再擁抱女兒,而另一方則永遠失去女兒。

我看到這樣的設定就開始猜想劇情可以如何發展,沒有任何東西比孩子的性命重要,但沒有明碼實價的贖金到底要如何支付?是要將所有存款都付出嗎?如果兩家人的身家不是相等,那根本是不公平交易啊。但救到自己的孩子,就意味著另一個孩子會失去性命,但能不救自己的孩子嗎?這麼揪心的綁架條件到底會有如何驚心動魄的發展呢?

到看小說時發現劇情走向跟我想像中有點出入,我期待的心理掙扎場面並沒有怎麼出現,而是主打查案過程。嗯,畢竟這是以探員Kim Stone為主的系列小說之一,所以當然是要查案啦。

Lost Girls》劇情非常緊湊,一邊追看一邊好想翻到結局看看到底兩個女孩的命運會如何,可以想像現實發生的綁架案中,父母的擔憂有多大,如果能看到結局然後才面對這一切該有多好啊,無法確定的心情真的很難熬。

這又是一本充滿電影感的小說,可以想像改編成電影後的畫面會是怎樣,事實上真的很適合改編啊,不知道會不會有天在銀幕上看到這個故事。

(以下內容涉及結局)

雖然我喜歡圓滿的結局,但《Lost Girls》的結局未免圓滿得有點太難以想像,然而,縱使不合情理,但人生需要希望,所以我還是會說,這樣的安排美好得無話可說,但願這世間充滿奇蹟。

書名:Lost Girls (Detective Kim Stone crime thriller series) (Volume 3)

作者:Angela Marsons

日期:2015116

--------------------------------------------

官方故事大綱:

Two girls go missing. Only one will return.
The couple that offers the highest amount will see their daughter again. The losing couple will not. Make no mistake. One child will die.
When nine-year-old best friends Charlie and Amy disappear, two families are plunged into a living nightmare. A text message confirms the unthinkable; that the girls are the victims of a terrifying kidnapping.
And when a second text message pits the two families against each other for the life of their children, the clock starts ticking for D.I. Kim Stone and the squad.
Seemingly outwitted at every turn, as they uncover a trail of bodies, Stone realizes that these ruthless killers might be the most deadly she has ever faced. And that their chances of bringing the girls home alive, are getting smaller by the hour…
Untangling a dark web of secrets from the families’ past might hold the key to solving this case. But can Kim stay alive long enough to do so? Or will someone’s child pay the ultimate price?

 



2016/9/7

【極短篇】關於丈夫的記憶

3


  關於丈夫的記憶,停留在他鮮血淋漓倒在床上的畫面,她以沾滿丈夫的血的雙手掩面。
    警員執意地問她為甚麼殺死丈夫,她無法給出她所不知道的答案。
    她努力回溯丈夫在生時的最後記憶,她替他洗澡時他在浴缸失禁,她崩潰痛哭,然後就沒有之後了。
    那之前呢?在他向她動粗之前?他已經失去自理能力,吃飯洗澡上廁所統統依賴她照料,他不時咆哮尖叫、亂摔東西,她沒有一天能睡超過三小時。
    再之前?在他患上失智症之前?他是受學生愛戴的老師,是嚴厲的父親,是溫柔體貼的丈夫。
    提起丈夫的溫柔,她記起多年來他對她的關愛,記起他向她求婚時的真誠,記起第一次牽她手的緊張……
    記得愈多心愈痛,天啊,她到底幹了甚麼?
    她為丈夫的死難過,卻同時為此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