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9/18

《哭聲》:誰是惡魔

0


 
韓國電影《哭聲》的開場像是查案片,村內發出恐怖的倫常慘案,警員到場調查發現長滿紅疹、目光呆滯的男人將全家殺光,然後接二連三出現類似的兇案,而多個村民也出現類似的紅疹,結果大家在恐慌中開始傳出不同的傳言,認為是神秘的日本人為村民帶來詛咒……


後來隨著警員的女兒也染上紅疹,查案的戲份越來越少,轉而集中救女兒。女兒生病、性情大變,如果醫學上無法得出解決方法,那該怎麼辦?於是主角決心解決傳言中的日本人,外母又請來巫師作法驅魔,但這樣真的能救到女兒嗎?劇情越來越離奇,各路人馬越來越詭異,令主角越來越迷惘,到底要相信誰才能拯救女兒呢?


《哭聲》好看,但這肯定不是公式電影,情節一再突破觀眾的預期,片中惡魔現身的場面不多,但恐懼感慢慢滲透,比一般恐怖片更怵目驚心。

《哭聲》因為劇情的詭異,結局沒有明確交代誰是人誰是鬼,因而引來觀眾的不斷解構和分析,其實無論誰是好人誰是惡魔,到最後的結局也是必然如此,不管主角選擇相信甚麼,似乎也改不了那結局,很無奈,但是事實。哪個父母能放棄救子女的決心?明知救不到也只能救下去。


有時候我們在現實中遇到無法接受的事,也總是先問,為甚麼是我?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遇上了就遇上了。世上許多不幸事件也就只能無奈接受,就算不接受,其實也扭轉不了甚麼。

---------------------------------------------------

官方故事大綱:


谷城村民一個一個的莫名死去,自此村中哭聲不斷

原本寧靜祥和的山中小村,在一個神祕的日本人(國村隼 飾)到來之後,陷入瘟疫壟罩的陰影。沒有人知道他何時搬來這村落、也不知道他為何搬來,只知道自從他獨自隱居山林深處後,村民就接二連山染上怪病,先是身上長滿疹子,然後性情變得暴戾,隨著越來越多人因此喪命,村民陷入莫大恐慌。警方曾以為是蘑菇毒素所致,但是隨著科學無法的怪異現象逐一發生,奉命調查此案的刑警鍾久(郭度沅 飾)也聽信無名女(千玗嬉 飾)的指控,懷疑禍害的源頭就是那位日本人。隨後鍾久的女兒也出現症狀,岳母找來巫師逸光(黃正民 )驅魔希望能救回孫女,邪惡詭異的死亡氣息壓得所有人喘不過氣……

睽違六年,《追擊者》羅泓軫編導新作,集結日韓實力派卡司黃正民、郭度沅、千玗嬉、國村隼,打造沉重詭異、撲朔迷離的恐怖驚悚強片。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會知道慘案的真相!

2017/9/15

謝謝你愛我

4


相戀第21年,一起度過三個七年之癢。

如果不追求精準的年份計算,那就是第一個七年在談戀愛,第二個七年在新婚中磨合著生活習慣,而第三個七年就在學習為人父母。

時光過得太快,幸好愛意並沒有隨時光流逝。

這些年來,我們經歷過大大小小的風風雨雨和甜甜蜜蜜,讓日子不至於太平淡,雖然有時難免覺得平凡是福,但回想起來每一次的挑戰每一次的困難在變成回憶以後總是更加難忘。

噢,原來當年我們怎樣怎樣,一切的事過境遷都伴隨著雲淡風輕的悠閒。

老實說,這一年不好過,太多突如其來的事情來襲,令我們措手不及,也打亂了許多計劃。現在覺得難熬的日子,將來會變成特別的回憶吧。如此想著,我們繼續大手牽小手,一步一步走下去。

我的身體不好,我的脾氣不好,我的習慣不好,要容忍我的一切不好實在不容易,所以,謝謝你愛我。


一切都將會越來越好,愛你。

2017/9/13

假如不是最好的安排

0


遭遇重大打擊後仍然選擇相信“上天會作最好安排”的人大概都是樂天知命的,雖然自問是悲觀主義者,倒一直深信一切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因為只有這個信念能安撫遭遇不幸時的脆弱與無助,讓自己抱持否極泰來的希望。

然而,天鴿一役,卻不禁令我質疑所謂的最好安排到底有多殘酷,那種不帶憐憫的垂視,將所有悲慟輕描淡寫地推向無休止的日常,時刻感受著命運的戲謔。

我並非因為個人受到影響才產生這種感悟,雖然一個颱風將原本安穩的生活吹散,也迫使我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花費巨額金錢,但一切尚在可承受的範圍內,說起來不過是一些經濟損失和生活上的種種不便,體力的透支當然令人不勝負荷,但遠遠及不上精神層面的突襲,一次又一次的衝擊底線,直至底線再不存在。底線消失以後,所有苦惱都變得輕巧,所有負擔都是身外物。

我安慰自己,這只是一個過渡期,生活總有一天重拾正軌,上天會安排好一切。然而,念及在颱風中不幸喪生的遇難者,心情依然難以平復。我無論如何無法理解對喪失親人的家庭來說,這怎可能是最好的安排?面對傷逝,“一切自有安排”頓成屁話。

晴空會再現,家毀了可以重建,但逝去的生命卻再也回不來,物事依舊,家裏卻從此空著一個位置,那不僅僅是一個遇難者數目,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故事的生命,是家人心中無可取代的存在。

假如不是最好的安排,那為甚麼會發生這一切?誰能坦然接受這不過是純粹的不幸?關於不幸的詰問不會有正確的答案,不管追究到甚麼原因,死亡依然不可逆轉,傷痛依舊存在。


假如不是最好的安排,那就是上天用最差的安排,迫使我們睜開雙眼面對澳門的千瘡百孔,要是遭遇這麼大的不幸依然不懂得反省、不汲取教訓、不致力改善,那才是澳門人終極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