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9

好人保險

4


P興奮地告訴我,支付寶推出“扶老人險”,才三元,很划算。
看他一副非買不可的樣子,我忍不住問他,“你扶過多少個老人家?”
P不徐不疾地回答,“我只是沒遇過跌倒的老人家,但這種事有備無患,才不過三元嘛,還提供全年法律諮詢服務呢。”
所以說,三元的訂價真是無敵,即使不是生活在受保地區也抗拒不了。據了解,這保險推出五天已有逾五萬人購買,真是商機無限。
噢,也許與商機無關,支付寶表示推出“扶老人險”是要弘揚社會正能量,讓人敢於扶老人,鼓勵投保人利用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
這些年來,到底有多少人因為扶老人被訛,才會讓支付寶推出“扶老人險”?打從南京彭宇案法官使用“常理”判決開始,好心扶老人變成“與情理相悖”,大家都變成驚弓之鳥,為了自保不敢扶起受傷老人,在馬路看到倒臥的小孩也冷漠對待。
好心人被訛的個案至今仍不時上演,甚至有人被誣陷後自殺以表清白。於是,在一個善意行為隨時惹禍上身的社會,支付寶推出“扶老人險”,讓投保人好心扶起受傷老人卻被控告是肇事者時,最高可獲兩萬元法律訴訟費用賠償。要注意,“扶老人險”並不保敗訴所產生的巨額賠償,做好心還是要承擔一定風險。
然而,三元誰也支付得起,買了保險便可以安心做好人,用商業的手段來解決道德問題並不悲哀,因為買此保險的人都是善良的,他們先假定自己會見義勇為,做該做的事。此保險大賣證明社會上依然有許多樂於行善的好人。
好人好事不局限於扶老人,我跟P討論支付寶早晚推出“抱小孩險”、“救人險"、“和事佬險”等好人保險,如果有保險公司提供個人的第三者保險,肇事者便不用逃避責任。

樂於助人、勇於承擔、誠實善良都是做人的基本原則,但在一個價值觀被扭曲的時代,好人難做,生意卻很易做。

2015/10/25

《使者》:生者與死者的奇蹟約會

2



有沒有一句說話你來不及說出口?有沒有一個遺憾你永遠彌補不了?有沒有一個疑問你一直在尋求答案?有沒有一個人你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再見一面?如果告訴你,有一個使者可以讓你跟一位死者會面,你願意接受這個奇蹟嗎?

噢,忘了告訴你規則,你這輩子只能跟一位死者見面,僅此一晚。同樣地,死者也只能跟一位生者見面,但死者不能發出委託,只能等候生者敲門。死者一旦接受委託,便無法跟其他生者見面。然而,假如死者拒絕委託,而這是唯一的委託,也可能追悔沒把握重返人間一天的機會。

好了,你考慮好利用這唯一的機會跟誰見面嗎?

這是日本直木賞得主辻村深月《使者》的故事設定,透過五個故事讓讀者走一遍療傷之旅,雖涉及生死這沉重的議題,卻有著溫暖人心的效果。

《使者》共分五章,每章均是獨立的短篇小說,前四章是生者透過使者跟亡靈會面的故事,最後一章則揭開使者的身世之謎,並將前四章的故事緊緊扣在一起,既是側寫,也是補足,令故事更圓滿,同時餘音裊裊。

生者跟亡靈共聚一夜這個設定可以寫成許多灑狗血的劇情,但是辻村深月卻設計出五個別出心裁的故事,寫出人與人之間的關愛之情、親情、友情、愛情等,讀來不落俗套又充滿驚喜,像第一章〈偶像的心得〉寫一個人生乏味無趣的女人要找的亡靈竟然是數月前猝死的偶像。偶像是萬人迷,理應有許多人想透過使者跟她見面,怎麼可能耗用這個唯一的機會跟素未謀面的影迷見面?她答應見面的原因又是甚麼?這個故事讓讀者看到人性善良的一面,在孤寂的氛圍中滲透著正能量。

在生死之間,我們難免帶著一些遺憾,遺憾沒有把握最後時光克盡孝道,遺憾下錯決定再也彌補不了。〈長男的心得〉中的主角明明不相信使者的存在,卻依然找來使者跟病逝的母親見面,只因對母親心存愧疚,沒有將母親患重病的消息告訴她和家人,害她沒法跟家人有更多的相處時間。有些遺憾也許無法彌補,但也不必耿耿於懷。

辻村深月擅長心理描寫,尤其是對青少年的微妙心情總有細膩的演繹,在〈摯友的心得〉中,主角因為被摯友奪走當舞台劇主角的機會而懷恨在心,甚至出現殺意。摯友因她製造的意外死了,她找使者約對方見面,是出於歉意還是惡意?

〈等候者的心得〉是足以令讀者默默流淚的純愛故事。男人一直對七年前不辭而別的女友念念不忘。當年他向她求婚後,她就跟求婚戒指一併消失了,他不相信她欺騙他,但更不願意她因遇上意外而不能回來。如果使者幫他們再見一面,那代表是最後一面嗎?

最後一章〈使者的心得〉講述主角從祖母繼承使者能力的過程。主角自小父母雙亡,警方調查結果是父親殺死母親後自殺。在他繼承使者能力之前,可以選擇跟父親或母親見面,到底他該跟被殺的母親見面,還是兇手父親見面?誰能讓他知道真相?隨著主角學習擔當使者,他見證著一次又一次的奇蹟約會,並一度質疑生者藉著跟死者見面而消除心中遺憾是消費死者,但他還是體悟到使者的存在價值。

死亡無情,但人間有情,多麼渴望使者確實存在,讓生者與死者再有一次共聚的機會,但在使者出現之前,我們該好好珍惜與重視的人相處的每一刻,不留下任何遺憾,才是最圓滿的修行。


書名:《使者》
作者:辻村深月
譯者:高詹燦
出版:皇冠

日期:2012/11/6

-------------------------------------------------------------------------

-------------------------------------------------------------------------
官方簡介:
他們是生者與死者的「中間人」,
  專門接受在世者的委託,召喚已逝的人見面,
  不過,一生僅限一次,僅此一晚……
  「我是使者,安排死者與生者見面的中間人。」
  當委託人第一次見到「使者」時,臉上的表情總是大吃一驚!因為眼前這個一臉稚氣的高中男孩,怎麼樣也無法和神祕的「使者」聯想在一起。
  但被騙就算了,粉領族平瀨苦笑:像我這種可有可無的人,只要能再見到偶像沙織一面,傾家蕩產也無所謂!另一位委託人中年大叔田則是嗤之以鼻,壓根不相信這個小鬼能幫自己和已病逝好幾年的母親見面。最驚訝的則莫過於高中女生嵐,因為使者不僅是同校的男同學,還是車禍身亡的摯友御園生前愛慕的男生!

  對於從小就父母雙亡的高中生步美來說,被迫擔任使者的工作其實很無奈,沒想到奶奶的「副業」竟然跟都市傳說一樣詭異!他的心中充滿疑問:那些委託人和死者見面後,真的就能夠獲得救贖,改變自己嗎?然而在經歷了一次次的「任務」以後,步美才逐漸了解,沒有形體的感情,比任何東西都要真實,也唯有解開心中的懸念,人生才能繼續下去!於是他終於有了勇氣,去探究父母當年隱晦不明的死因……

2015/10/14

停一停,想一想

3


有一個現象我一直懷疑只是我的錯覺,因為根本不合常理。

每當我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交通離奇地擁擠、車龍比平日長數倍,我疑惑為甚麼好端端會塞起車來,然後車子來到十字路口便恍然大悟,因為前方交通警員正在指揮交通。

咦,說不通啊,交通警員明明是要疏導交通,令交通更暢順,怎麼可能是塞車的源頭?

交通燈號沒有壞,現場沒有交通事故,大家按照交通燈行走不是好好的嗎?交通警員跑來指揮交通到底所為何事?他們認為交通暢順的準則到底是甚麼?為甚麼沒有人下車跟他們說,你指揮交通的技術真的很差勁?

所以一定是我多疑了,如果沒有交通警員指揮,交通肯定失控大混亂。

但假如不是我多疑,明明秩序井然,明明大家安份守己地排隊,為甚麼有人認為以個人判斷打破固有秩序就能開創新局面?新局面的好壞是以使用者的利益為依歸,抑或以滿足指揮者為首要考量?

大自然的運作自有其規律和法則,社會的運作是不是也可以無為而治?就像擾攘一時的的士問題,當日怨聲載道,打擊黑心的士政策還沒出台,隨著遊客銳減,的士司機中的害群之馬的氣焰熄滅了,排隊等客的的士車龍重現,的士問題好像自然解決了。

那麼,我們該推崇無為而治嗎?是不是只要等到樓價出現大規模調整,回到二零零三年的水平,居民的住屋需求問題便會自然解決?大家不用再望天打卦跪求御賜經屋?但屆時會有大批負資產人士上街要求政府救市嗎?

我一直等,年復年,即使經濟環境轉差,樓價依舊高不可攀。無為而治真的行得通嗎?

我坐在車廂中,望著那個忙碌的交通警員,深信只要有完善的交通配套設施和合理的交通安排,加上駕駛者自律,交通自然暢順,而我們需要的,並不是白忙的交通警員。

甚麼時候我們才能在健全的制度中安居樂業,不用被指揮得暈頭轉向?

2015/10/12

《命懸一線》:夢想就是要瘋狂

0


真人真事的電影,大家一早知道結局,總是很難拍。

《命懸一線》(The Walk)講述1974年一個法國人“突襲”美國世貿大樓,在沒有安全措施保護下,踩鋼線遊走於兩棟摩天大樓之間。這樣的夢想,如果不是真的發生了,我們還嫌編劇編得離譜呢。

整齣電影就是描述這宗事件,沒有太多旁支,因此故事有點單薄,而所有動魄驚心完全來自畫面,與劇情沒有太大關係。當然踩鋼線很驚險,但觀眾早知結局,也就沒有太大的懸念。

 電影不是不好看,卻實在沒甚麼驚喜。雖然夢想達成的一刻還挺令人感動,但有點拖得太久(事實是真人在鋼線上逗留了45分鐘),反而有點反高潮。

然而,那個尋夢的故事卻很值得細想。

其實,所有尋夢的故事都好看,還要有一班人支持你達成夢想,那是多麼美好的故事。
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夢想,但是夢想瘋狂到要拿性命作賭注,又是否值得呢?我們或許不認同他人之夢想,卻不該阻止別人尋夢,即使代價是死亡,只要對方認為值得,我們就無權打擊對方。

寫此文時我望出窗外,別說100層樓,就是10層樓,想像一下要我踩出去也觸目驚心。

夢想就是要瘋狂。夠瘋狂的話,才能成就一個傳奇。

觀看電影時,我一直在想著《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提到,夢想達成之後呢?主角成功在世貿的頂端走鋼線,之後還可以追求甚麼?


我問自己的夢想是甚麼?達成了沒有?嗯嗯,也許我需要更加瘋狂的夢想。
----------------------------------------------------
官方故事簡介:

Philippe Petit (祖瑟夫哥頓利域 ) 從小便愛上特技表演,長大後更成為熱愛挑戰特技的法國雜技名人。有天他得悉紐約世貿中心雙子星大樓即將興建完成,就立志要在毫無安全措施保護下,以高空踩鋼線形式橫渡兩棟摩天大樓Philippe在他啟蒙老師Rudy (賓京士利 )、女友Annie (夏洛蒂勒邦 ) 及其他團隊成員的鼓勵及協助下,決意要實行這個驚天壯舉。但由於計劃並沒有經過許可,他們必須掩人耳目,私底下潛入大樓計算各種數據及設定裝備……驚險重重的過程,生死交託一線上!究竟為了實現夢想,Philippe可以去到幾盡?


2015/10/7

癡纏的日子

0



有時候,女兒會癡纏到一個令人尷尬的地步。
早上,我送她入課室,她總是要在安放好書包和功課後,跟我擁抱作別。
不是擁抱一次啊。
攬攬。
抱抱。
錫錫。
攬完要抱,抱完要錫。
我吻完她,她要吻我。
吻完這邊臉,還要吻那邊臉。
(晚上睡前還要求吻鼻子和眼睛)
冧到我呢。
但是,課室門口有好多人哦。
有時候她就是不肯說再見,我們擁抱著,互相拍著對方的背,癡纏到
我不敢望向別人的眼光。
終於她跟我說再見,離別前,我跟她說,愛你。
嗯,好像沒有其他家長會在跟孩子道別時這樣說。
但我每天都跟她說好多次好多次。

女兒不止跟我癡纏。
跟爸爸也一樣。
晚上多由我負責陪睡,
聽完故事,她出去跟爸爸說:
早抖,晚安,Good NightSee you
刷完牙,又再出去跟爸爸說:
早抖,晚安,Good NightSee you
如是者總要跟爸爸說上十次八次晚安才心滿意足。

是很癡纏沒錯。
但這種癡纏的日子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總有一天她會決絕地跟我說再見,
甚至乎連再見也懶得說。
所以,現在癡纏的日子真是有一天過一天。